GALLERY

HERMÈS - Arceau L'herure de la Lune

21 March, 2019

點解這錶今年於SIHH內惹來那麼多人談論?首先當然是其濃到化不開的浪漫詩意,連中文譯名「月讀時光腕錶」都浪漫過人,還玩埋食字,不能不為它鼓掌。它顯示南北半球月相的方式亦很獨特,不是傳統般以固定副錶盤來呈現,而是利用小時分鐘及指針式日曆這兩個副錶盤,以衛星運行方式繞著主錶盤打轉,並懸浮在南北半球的月相盤之上,透過或顯露或遮掩這兩個月相盤,來顯示南北半球的月亮盈虧狀態。這種獨特而富詩意的手法,過去好像只有浪漫珠寶錶匠Van Cleef & Arpels才最拿手,如今VCA退出了SIHH,沒想到立即後繼有人。

就算撇除藝術詩意的考量(which is愛馬仕的強項),這個月相顯示系統也是品牌罕有的複雜機械之作,更採用自家製的H1837自動上鏈機芯,單是這點已值得支持。南北兩個月相盤上裝飾了滿月飛馬及寫實月球表面圖案,配上砂金石或隕石錶盤,各限量生產100枚。

TEXT / JOEL LEU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