彭于晏教你滑浪技巧
新手入門必看

30, JUNE, 2016 PEOPLE

IRREPLACEABLE YOU
性治療師何慕詩:無嘢好玩得過真人

07, DECEMBER, 2018 PEOPLE

今期uno report的主題圍繞機械性伴侶在未來世界能否完全代替人類,當各路同事 (尤其男士) 開會時講到眉飛色舞之時,我卻大煞風景提出一個建議:「不如搵一位性治療師討論這個topic,平衡一下主題方向。」沒錯,未來世界我們無法通向,但朝著科技發達,到了下一代擁有全方位智能機械性伴侶未必再是天方夜譚。儘管科技不斷進步,人類持續退化,在跟性治療師何慕詩 (Cynthia) 訪問過後,她還是認為:「玩機械性伴侶?點都無真人咁好玩啩。」

 

是輔助品?還是完全被取替?

跟Cynthia做訪問之前,詳細闡述今期uno report的主題,是何等的天馬行空。也許題目夠前瞻性,又甚具挑戰性,Cynthia二話不說首肯抽出寶貴時間「同我哋癲吓」,探討一下若果將來真有機械性伴侶的出現,對未來世界的社會、人倫之間的關係,會掀起何種的衝擊?

m:men's uno 

C:Cynthia

m:你如何看待「機械性伴侶」這種新科技產物?

C:我會構想「機械性伴侶」可以做到幾多嘢?它是否真的完全取代人類所有行為模式。如果我預設「機械性伴侶」的操作與人類行為無異,至少設計時不會加入負面情緒,這是十分重要的,最多都是設定10多個撒嬌mode。其實解不解決到性慾可能變得次要,最重要是用家本身希唔希望找到一個「對象」,與之有交流、感受。除了人類,我覺得「機械性伴侶」做得幾精緻都不可取代。

m:若將來有「機械性伴侶」的出現,你認為是好是壞?為何?

C:先不講我的看法。作為專業性治療師及兩性關係輔導員,角色是儘量配合病人的需求,只要他們想做的事情,沒有傷害性、不犯法,go ahead!對與錯不是由我衡量,而視乎他堅持的那套價值觀,繼續下去會有何後果。不一定是性行為模式,即使是宅男也有他的生存方式,他有權找個「機械性伴侶」做終生伴侶。但是作為人類,你找「機械性伴侶」已証明你或多或少都有生活壓力,又或者有些confront zone未能衝破。如果你確定自己不再需要人類做性伴侶,「機械性伴侶」的出現最壞打算當然是世界滅亡。個人方面,無論「機械性伴侶」或任何性玩具,都是輔助品,如果用家真的當作輔助,只是assist他本人,而不是取替品,偶爾尋找新刺激,這是無可厚非的。但是作為性治療師去看性健康,這本身就是不健康的。

m:人類若擁有了「機械性伴侶」,你認為還需要性治療師嗎?

C:人與人之間的性溝通出現問題,於是找性治療師尋求解決良方,這是供求定律。現今年輕夫婦出現溝通不足的問題,大多源於生活節奏與科技太過接近,例如回家食飯都顧住玩電話,科技無辜變了第三者。將來如果有人意識到「機械性伴侶」對人類影響大而作出控訴,性治療師還有其生存價值,除非不再需要自然生育,機械人與真人的比例是50/50,屆時性治療師便毫無價值了。

m:「機械性伴侶」是霎眼嬌的玩意嗎?人類終究都是重歸人類的懷抱?

C:人選擇與人談情說性,應該是一個首選,「機械性伴侶」只是optional,不能夠選擇去取代,只能當作輔助品,玩完就算,繼續過正常生活。人類點都好玩過機械人。某些男人喜歡女人撒嬌,我相信「機械性伴侶」不會set一個功能是跟你吵架的,但是人與人之間所有的情緒都應該互相balance。長期被機械人取悅,又怎能面對這個日常社會?其實已經不是天馬行空了,你看現今很多被寵慣的小朋友,他們在家好像大爺,出來處世也不懂跟人說聲多謝,他們又如何在真實世界立足?坦白講,真人不會這樣和你生存。

m:你接觸過眾多的性治療個案,總括來說需要「機械性伴侶」是男還是女?

C:Based on我自己病人的database,我認為女人更加需要「機械性伴侶」。來找我的女病人當中,一是性生活完美得有點不正常,否則都是兩性關係出現問題、性角度和伴侶配合不到等。女士往往很難跟對方溝通,她們在床上需要甚麼,因為許多時要顧及對方感受,如怕對方自卑,不好意思講,大男人主義下接受不到女士批評等。若果有了「機械性伴侶」,女士們至少可以毫無顧忌把她們內心的想法input機械人的行為模式,為自己「成功爭取」性福,何樂而不為呢?

 

HO SIN WAH

FASHION DIRECTOR

MORE BY HO SIN WAH

hash tags #193 ISSUE

RELATED POSTS

EVENTs CALENDAR